0%

杂感

长期更新,一些凭空出现的小想法。

药到病除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从今以后每周要出去散步。

四叠半和NHK都是鼓励现实中的自闭人士开始新生活的动画片,可是现实中既没有可爱的女孩子专程来拯救你,自闭人士也绝不会有走出家门的勇气。

厨房是生活的缩影,从一个人厨房的整洁程度可以看出他生活的整洁程度

历史不仅会重演,还会在各地巡回演出

自杀并不是什么“傻事”。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类最大、最古老、最难以克服的恐惧,出于激情的自杀往往会在其前一刻被这种怪物般的情感所吓退。一个决心自杀的人唯有在经过缜密冷静的思考之后,才得以用理性克服这种恐惧,他所考虑的(内容)已经远远超过了无关此事的外人们的直觉。
作为思维结果的自杀是值得尊重的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反自杀的合理性被消解,相反,外人更应该积极地介入这个过程,采取更深思熟虑后的手段——而不是什么“你别做这种傻事!”——帮助他完善思想,把(成功的)信心放在对真理的信心上,因为事实已经无数次证明,生命才是延续理性智慧与人类高贵的唯一方式。

不得不感叹一下没有社科背景的人做出的判断一般错得离谱

由于现代执法部门能力的发达,在现实世界中的自然的所作所为都天然具有了合法性。例如公然的抢劫会被当场抓获,而隐秘的盗窃犯也会被监控系统发觉而不日被逮捕。阳光普照下地上一片祥和。此时的法律边缘存在于人们的思想中。人或多或少都有幽暗的成分,它们确是越过了法律的边界,却无法被惩治也不应该被惩治。“思想罪”的荒谬不必多言,但邪恶的思想可以通过互联网这个“宏思维”得以实现。互联网在形式上和人类思维具有相似性,因此会被感染;黑暗经由网民的人手进入现实,接着触发法条。但互联网的思想罪也受到法条的约束…

金钱是万能的-指货币在商品社会中,是所有商品使用价值、特性的抽象,通过购买,货币被转化成各种各样的存在物,从而间接拥有包罗万象的功能。
金钱不是万能的-货币无法购买不进入市场流通的事物,不借由购买实现交换,货币就没有任何价值。

曾经混过几个小圈子贴吧,整个吧都是朋友的感觉真的很好……可是现在应该再也没有这种地方了。

我好像站在海心的礁石上,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滔天的黑浪向我卷来。

更换屁股位置能解决的争端都不是争端。

网络暴力:
网络暴力这种现象源于匿名性带来的权责关系失常。网络是一个畅所欲言的地方,网民天然享有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但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是,由于社交账号有匿名的特性,针对问题言论的追责成为了不可能,保证权责对等的法律约束失效,责任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这带来了我的权利侵犯他者权利的可能,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引发网络暴力现象。当舆论被极端情绪和片面事实所引导、激化,口径一致的唇枪舌剑给当事人带来的精神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网络暴力的起源本是私力救济。人们根据所接收到的事实,按照自己的道德标准,对当事各方进行“审判”,将“审判”的结果宣布在帖子当中。人们期望用自己的声音完成对罪犯的处刑。但我们不无遗憾地发现,这种带有聚义色彩的行为不仅蔑视了程序正义,而且根本不能带来结果的正义。网络扭曲事实,同时湮灭了另一种声音,网民看到的只是假象,而仗义执言最终也被证实仅仅是一场乌合之众的石刑。

网络实名制:
网络实名制通过将真实身份引入网络,弥补责任缺位,试图解决网络匿名的缺陷。
但是这一政策同时也引发问题:
一,论坛议政的功能缺失
社会的价值规范本应是多元的,主流价值观的存在可能导致非主流价值观的持方不敢在网上自由发言,这对于网络公共事务讨论是不利的,有可能助长政治正确的风气。
二、论坛检举功能减弱
由于惧怕被报复,许多举报人不敢再在网络论坛发帖揭发违法犯罪行为。

网络环境泥沙俱下是既成事实,各大论坛充斥着水军、喷子,破坏社区生态。但是,网络实名制是不是一个好的政策,仍然值得考量。

国内群众忽视了移民的一个基本要求:人上人。人下人到哪都是人下人,去了米国也只能吃一美元救济餐过日子。可是对于国内的人上人来说,移民国外能够使自己获得更多享受(廉价房、劳动者的高待遇),也能让子女避免内卷和享受更多的教育资源。——也许还有某些政治倾向上的效用(笑)。毫无疑问地,嘲笑一些人(如洗盘子的凤姐)在国外的悲苦境地并不是否定移民行为正当性的好办法。既然是立场之争,还不如指责地更直白些——你拒绝为GDP做出贡献,显然,你是个不爱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