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训一辩稿三则

Rt

不为权利而斗争者也配享有权利

谢谢主席,大家好。开宗明义,权利是指法律赋予权利主体作为或不作为的许可、认定及保障,是公民依法应享有的利益。而配不配的标准则应该是是否有利于社会的长远发展和进步/是否有利于权利本身的延续和发挥作用。今天的辩题要求我们讨论的,就是在权利斗争成功之后的分配问题,即权利已经被确立的情况下,那些没有参与斗争的人配不配享有权利。我方认为不为权利而斗争者也配享有权利,理由如下:

其一,将权利作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秩序确定下来,使它为群体内的每个个体所享有,是权利存续和发挥作用的最好方式。首先,将权利的作用范围仅限定于斗争者内部是不可行的。权利的实际确认以法律为形式,如宪法赋予人们财产权,民法赋予人们生命健康权等等。而一项法律的作用范围必定是整个社会,具体的对象是主权国家内部的特殊人群。想要把法律的作用范围局限为斗争者小团体,如一个社团、一个组织,这将属于特权,和法制精神相悖,现实层面上不可能成立,因而权利本身必然被分配到没有参与斗争的人身上。其次,权利的规范化和程序化会改造社会观念,让权利拥有强大的生命力。以法律的形式确认权利之后,整个国家的公民会清晰地认识到这种权利经由法律程序被主权所认可,进而在社会中固化,成为观念性的认知。例如,当劳动者的权益以劳动法的形式被确认之后,在法律的规范作用之下,对于劳动者权益的保障自然而然成为了社会共识。如此一来,权利永远在人们的心中活着,而不必担心会被轻易篡改和剥夺。因此,不参与斗争者享有权利,是对权利存续和发挥作用的必要保障,反之权利则失效。

其二,不为权力而斗争者存在着发展为斗争者的可能,因而有资格提前享有权利。当一项权利被群体内部所广泛认可,当它成为每个人所认同的自身人权的一部分,权利自身就具有了大量的拥护者。针对这项权利的侵犯会受到整个群体的一致反对,权利在群体的保护下得以存续。行为经济学的实证研究告诉我们,人们具有对自身财产损失的厌恶。同理,人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所拥有的权利,这就为权利建立起了一支强大的护卫队。另一个例子是主权国家中新出生的婴儿,他们没有参与父辈为博得权利而进行的斗争,却生而享有这些权利。权利在代际间继承的合理性,源于权利对人观念潜移默化的影响,所谓习惯成自然,将把这些婴儿培养成权利最忠实的斗争者。因而,和不参与斗争的人分享权利通过形式上的不劳而获实现了实质上的权力的存续。

综上所述,我方立场已然得证,谢谢。

物化的社会是可悲的

谢谢主席,大家好。开宗明义,人的物化是将人物品化,将人的人格、情感、劳动能力等等当作物品看待。物化也导致人际关系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物物交换的关系,进而将人商品化。物化的社会就是社会中的人用物化的观念看待彼此的社会。而可悲,就在于对人性的扭曲,对人性的压迫和抹杀。例如一个社会中人情冷漠,人和人之间没有尊重和信任;或者是每个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活着,都叫做可悲。我方认为一个物化的社会是可悲的,理由如下:

其一,物化导致人道德水平倒退、精神世界破灭。物品化的观点会消解人情味,让人类复杂的情感联系变成简单的利益衡量。对人情感的物化意味着将情感抽象化片面化,从而剥离了人类情感最核心的特质——发自真心。乐于助人不是追求被救者的报答,而是源自人心中最本真的美好。如果衡量了利弊再去行动,无疑使人的精神陷入枯燥当中,人犹如机器人,失去了热情与冲动,理性的外表下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将人关系的物质化,将任何关系以物质来衡量、来交易,是对于人们精神世界的毁灭性打击。当爱情变成我付出与你付出的等价交换,当亲情变成相互照顾的利益互换,当朋友成为平等交换利益的个体,真正的无私奉献的爱情亲情友情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相互利用的冷漠社会。以物质作为衡量的杠杆,那谁又能比得过机器人的精巧计算。用物化的观念来看待一些人类的事务是不可取的,如此看待所产生的结果是可悲的。

其二,物化带来的标准化使人们成为标准的奴隶,丧失了幸福。在一个以真正的物为商品的市场中,将物品性质标准化是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的本能行为。但是,当将商品的标准扩展到人身上时,我们发现其产生了弊害。譬如说婚恋市场上,如果男女双方都将彼此当作物来看待,就会将对象物化为一个个“适合结婚”的标准,如有房有车,彩礼嫁妆金额大等等。一个物化的社会会如此看待男女性,进而将婚姻标准内化为社会观念,成为对婚姻对象的强制性要求。这样,许多客观上还没有能力买房买车的人,比如北漂青年,想要求得婚姻就必须成为房奴车奴,丧失了自己的自由;殊不见,即使流浪者夫妇也可以过的很幸福。作为重要要素的爱情和彼此相处的契合度反而在统一的标准下被剥夺、被隐没。我们看到,物化导致的标准化成为了社会对人的束缚,在整齐的声音下不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消解了每个人的独特性和社会生活的丰富多彩,抹杀了人性,因而是可悲的。

综上所述,我方立场已然得证。谢谢。

知识付费不能缓解年轻人的焦虑

谢谢主席,大家好。开宗明义,知识付费是指内容创造者将书籍、理论知识、信息资讯等知识与自身认知积累融合,并对其进行系统化和结构后梳理转化成标准化的付费产品。典型的例子有罗辑思维、樊登读书会、知乎live等等。需要指出的是,知识付费和以系统化培训为方式的传统教育不同。我方做出这一区分的理由是大众语境。知识付费这一说法兴起自2016年,以知乎平台收费产品“值乎”的出现为标志;从此,知识付费这个词直接指代这些知识类产品和服务。最简单的验证语境的方式就是百度搜索“知识付费”这个词,结果不包含任何传统教育内容。从语义上讲,知识只是知识,而教育包括一整套监督流程和考核制度。焦虑是一种情绪,现代年轻人焦虑的主要原因是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缓解的根本方式是在实然层面上提高年轻人竞争力,或者至少在情绪上有所安慰。我方认为知识付费不能缓解年轻人的焦虑,理由如下:

其一,知识付费产品对年轻人提高竞争力没有明显帮助。首先,知识付费产品的学习模式效果差。知识付费产品学习成果自身很难评估。在传统教育中,存在考试作为评估考核,从而激励学生学习,并通过分数确定学习有所成就;可是在喜马拉雅的语音课程和得到的订阅栏目中,用户听是听完了看是看完了,却难以保障他最终的学习成果。在知乎live这种付费问答当中,则难以通过碎片化的问答构建完整的知识体系,没能教给用户解决问题的办法。其次,知识付费产品的质量不高。(数据)再次,用户自身对知识付费产品的使用方式不正确,很多用户对课程不认真。用户不认真对待花钱购买的课程的现象看似反常,实则因为课程学习缺乏监督,很多用户无法克服自身惰性。(数据)

其二,知识付费产品经常使用的焦虑营销会扩大年轻人群体的焦虑情绪。知识付费产品的运营模式是通过不同领域知识的分享,吸引希望提高能力的年轻人付费学习这门课程。但是商业的逐利性决定了,知识付费商家不会仅仅局限于解决年轻人当前意识到的问题,还要开发受众需求,进而创造本来不存在、本来不必存在的危机感和焦虑,这就是在知识付费中广泛存在的焦虑营销。对于没有购买课程的年轻人来说,创造了这种多余的危机感增加了焦虑情绪。对于购买者而言,由于课程未必能解决能力不足的问题,因此不能确定课程可以消除焦虑营销所产生的焦虑情绪。

综上所述,我方认为知识付费不能缓解年轻人的焦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