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一)

这个题目用来记录一些近况。可能会有(二)(三)。

考试月结束了,做一个简单的阶段性总结。

这个月反正就是紧急复习-考试-爆炸-紧急复习下一门的循环,本身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其中最重要的或者说影响较为明显的一件事就是概率论考前突然罹患疾病。先是嘴角产生一个神必脓肿然后破裂-水肿-伤口溃烂-化脓,堪称瞬间爆炸;亏得校医院的医生还告诉我这会自愈,事后回想他应该是光速误诊了。之后挂了三天水,然后好了。病中心态是爆炸的,因为我需要练习概率论手感,托溃烂的福我疼的三天什么也没干;嘴肿了没法吃饭,每天只能用吸管喝一点麦片。在多种痛苦的折磨下我陷入对分数和病况的不断反复焦急当中,心情处于极度郁闷和悲痛中。但是在泥泞中开出了鲜艳的花(迫真),我产生了新的想法。

嘴疼的想自杀,于是趁机实验了一下之前的社会人死亡理论,把社交账号关了,直接和外界失去联系。正好嘴肿的不能说话,于是我经历了几天的完全沉默,完全和外界没有交流。

“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

然而这几天的社会关系消失并没对我的感官产生刺激,我反而觉得这种静谧实在是难得且舒适的,干脆就一直闭嘴下去吧。

我觉得我可能是死了。或者说我本来就是死的。

病情导致的无法学习也让我对平衡自己的时间产生了新的认识。我原来以为必须急迫地不断学习,如此才是正确;可是在自身能力的局限与不断的低效率带来的痛苦中,我渴求新的、正确的生活方式。

这几天虽然经受苦痛,可无疑也是一段放松的空白期。我重新思考了意义。我第一次真心觉得成绩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的确应该按照等边际原理:投入在每一项活动上的最后一单位时间带来的效用应该相等。其次,我必须从一个死人变成一个活人。英文中的”life“既表示生命,也表示生活,这也许是一个巧合——由此得来的灵感让我决心把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生命的味道,譬如坚持每周散步。下学期尝试一下新的生活方式。

然后就是这几天也对寒假做了一些安排。

  • 在下厨房社区搜集了四十道菜谱打算回家做做。
  • 开了一个关于动画评论、分镜、政治学入门的书单,打算寒假看看并写笔记,顺便看一拨好电影/动画
    1
    2
    3
  • 学学英语,日语,竖笛
  • 咕咕以上所有事项